世界杯博彩投注 | 世界杯博彩投注最新网址 | 世界杯博彩投注新闻阅读
企业新闻首页 - 新闻中心

社保欺诈现象普遍 专家支招:应尽量实现均等化保障

时间:2016-02-27 08:06:30 浏览次数:155

  社保欺诈越来越普遍,几乎所有的社保险种都存在欺诈行为。社会保险基金涉及的环节多、链条长,风险点自然增多。欺诈行为的得逞而不受查处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欺诈行为的蔓延。社保应该尽可能实现均等化保障,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化解骗保难题

  《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报告・2016》首发式近日在京举行。报告认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经济改革的大背景下,中国经历了世界社会保障史上最全面而深刻的制度变革,目前正在从长期渐进的试验性改革状态向成熟、定型的新型社会保障体系迈进。

  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发展,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社保制度同样面临着一场深层次的变革。在这种情况下,根治长期存在的社保欺诈问题显得更加迫切。

  各国均存在社保欺诈

  前不久,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检察院办理了一起骗保案,余杭区社会保险办公室医疗保险管理科一名临时工,8年骗保500余万元。更令人吃惊的是,这名年轻人及其同伙持续不断骗保,竟然是为了玩网游。

  在实践中,一些令人感到吃惊的社保欺诈案例还有不少。

  去年年底,河南省安阳市一家民营医院被曝存在以“倒贴”的方式诱导病人住院骗保问题,一些“患者”在金钱诱惑下办理“假住院”手续。

  据警方调查,该医院医务人员每带一人去住一次院,就会获得100元的中介费。出院时,医院再给“病人”1000元至1500元奖励。

  中国政法大学法与经济学研究中心教授胡继晔曾经到全国一些地方调研社保基金监管情况,他了解过这样一个例子:某地一家民营企业一共7名员工,其中有6人做了肾透析。在享受了400多万元的医保基金后,这几个人就申请注销了公司。 

  “社保欺诈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反映出人性的某些阴暗面。在某些发达国家,同样存在类似的问题。”胡继晔说。

  胡继晔曾经去英国考察学习,在与同行学习交流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一问题在当地同样比较普遍。

  “目前社保欺诈可以说是越来越普遍,几乎所有的社保险种都存在欺诈行为。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从根本上防范这一问题,需要我们做一些深层次的考虑。”胡继晔说。

  社保反欺诈面临困难

  相较于社保欺诈的普遍,社保反欺诈工作则面临一定的困难。

  胡继晔告诉记者,随着我国社会保险工作的深入开展,社会保险基金的征缴、运营、管理、支付业务越来越繁重,涉及金额也越来越大。由于社会保险基金涉及的环节多、链条长,风险点自然增多。一些企业和个人利用当前社会保险业务中容易忽视的环节甚至漏洞,实施欺诈行为,涉及从征缴到支付的各个环节,给社会保险基金带来不必要的损失。例如在征缴环节中,参保单位有故意隐瞒缴费基数、缴费起始时间,漏报人数、篡改职工身份等现象,或者故意瞒报基数使补缴金额达不到实际应补缴额;在支付环节中,存在冒领和骗取保险金现象,如有的退休人员死亡后还继续领取养老金,医疗保险基金被冒领、串通报销的则更多。如果不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保障功能的积极发挥。

  “由于各项社会保险费仍未完全实现集中管理,社会保险基金监管体系难以理顺。对社会保险费征缴、支付环节的反欺诈由各经办机构代办,而内控机制不健全,社保经办机构内部人员和外部人员勾结骗取社保基金的案例时有发生,使得查处难度加大;受编制、经费制约,一些主管机关对欺诈行为查处不力。欺诈行为的得逞而不受查处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欺诈行为的蔓延。”胡继晔说。

  “骗保行为的种类很多,如谎报年龄、伪造材料、虚假报销之类,通常都是针对当前社保制度的一些漏洞。如果执法不够严格、违法成本较低,相对而言,社保欺诈的受益比较大,这也给社保反欺诈工作造成了困难。”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书长房连泉说。

  社保改革任务尚未完成

  2015年年底,一个因“冒用医保卡获刑”的案例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浙江诸暨75岁的邹某患高血压病30多年,长期吃药降压,因自己参加的医保报销比例低,遂让女儿周某冒用80岁丈夫老周的社保卡到医院配药,自2011年2月至2015年7月,合计报销药费11376.64元。诸暨市法院以诈骗罪对邹某和周某均判处拘役3个月,缓刑5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这一案例引起了人们对于当前社保制度的反思。

  “社保应该尽可能实现均等化保障,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化解骗保难题。由于不同人群之间社保的不均等,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某些人存在骗保的动力。当前在社保欺诈方面,医保领域是最多的,那么就需要尽可能地使医保制度更均等化。”胡继晔说。

  《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报告・2016》认为,中国社会保障改革任务还未完成。当前的问题主要有四个方面:发展理念存在迷雾,缺乏科学的顶层设计,公平性不足与效率不高并存,责任不清与责任失衡。这些问题导致了制度变革长期无法定型,不仅未能为全体人民提供稳定的安全预期,而且损害了制度的公信力。特别是在当前,往往因过度关注经济指标而迷失了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应当追求的社会公平、分配正义与文明进步目标,因过度关注个人得失与崇尚利己而忘记了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应当坚守的互助共济与公益本色,因过度关注当下与短期应对而忽略了社会保障制度发展应当重视的历史经验与长久的稳定预期,因过度关注局部与细节问题而罔顾了社会保障制度实践应当发挥的完整功能与综合效应,还有期望政府包办一切的“泛福利化”思潮和主张个人自我负责的“反福利”等极端取向。这些现象很容易导致对社会保障制度的误解,引发人们的不安与焦虑,甚者还可能误导决策。

  “以医保制度来说,现在的医保制度可持续性不高,其他一些国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社保制度如果要实现可持续化发展,就要先解决公平问题。社保制度如果无法尽可能实现均等化保障,就会有人想着通过非法渠道去占有社保资源。”胡继晔说。

  “按照现有的社保制度设计,有点吃大锅饭的意思,于是有些人想从中分一杯羹,把钱弄到自己的腰包里。如果社保能够进一步落实到个人,那么骗保的现象将会有所好转。医保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公共色彩比较强,监管成本比较高,于是就有人想着拿别人的卡多开药,甚至出现医疗机构与患者串谋的现象。”房连泉说。(本报记者 杜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