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记者体验中国春节 坐高铁感受“中国速度” - 新闻中心 - 中铁五局集团长沙三环机械厂
企业新闻首页 - 新闻中心

美报记者体验中国春节 坐高铁感受“中国速度”

时间:2016-02-26 04:44:56 浏览次数:585

  参考消息网2月25日报道 美国《洛杉矶时报》2月23日刊发了记者朱莉・的文章,题为《以乘坐时速180英里的中国子弹头列车迎接猴年》。马基嫩在文章中讲述了自己在中国农历春节乘坐高铁的经历。全文编译如下:

  猴年第一天,“和谐”号缓缓驶出西客站,驶入白雪覆盖的清新的京郊。清晨的一轮红日高悬在2月的蓝天上,春节暂时将人们从呛人的煤烟与汽车尾气中解脱出来。

  整座城市静止了,出奇得沉静,就好像被数百万儿子女儿们的突然离去惊呆了一样。

  我们这群乘坐高铁G609次列车的异乡人属于最后一批离开的人。在13号车厢第六排靠窗的位置上,一屁股坐下一位50多岁的民工,他自称为“老王”;他等了很久都没买着票,而且发现除夕当天的票都卖光了。

  通道位置坐着两岁的露露(音)和她的母亲杨梅(音),母女俩的行程因杨梅丈夫在一家会计事务所的工作而耽搁。

  几乎与车上的每个人一样,她们要赶回老家过年,这个节日承载着如此深刻的家庭责任以至于它引发了著名的地球上最大的年度移民潮。乘飞机,走公路,坐火车,预计中国人在今年1月24开始的整整40天中出行次数达到29.1亿次。其中约有3.32亿将乘坐火车,比去年几乎增加13%。

  这中间几乎一半人将乘坐“和谐号”这样的火车。9年前,中国尚没有这样的子弹头列车投入运营。

  列车上的电视屏幕上突然了一位卡通形象的妇女,开始列举一些数字。她以学校老师字正腔圆的音调说:“到2015年底,中国高铁营业里程达1.9万公里,居世界第一,占到全球运营高铁里程的60%以上……”

  在车厢前方一个橙色数字演示器上显示我们的速度在不断提升:290公里/小时,291公里/小时,297公里/小时。

  老王端直身子,边喝花生奶,边看手机。这是他第一次乘坐“和谐”号,只有两个数字对他很重要。

  他笑着宣布,“5小时到侯马,过去一般要16小时”,说话间他露出了几乎无牙的下牙床。

  我的目的地是北京西南444英里的平遥古城,要比侯马早到一小时。我们一路上行,高度将提升2800英尺,我们穿行于河北省贫瘠的玉米地中,驶入臭名昭著的污染城市石家庄,攀上太行山,驶上位于中国腹地的煤炭大省山西省所处的黄土高原。

  当我们驶离石家庄时,一名穿粉色制服的列车员推着售货车在过道上叫卖着牛肉方便面和快餐小食品。电视屏幕上的那位卡通妇女开始宣读乘车文明规则。“不要将食物残渣倒入厕所……”

  中国子弹头列车的票价不算贵,吸引到一些社会底层的乘客。它提供商务座,一等座和二等座,二等座的票价一般至少是“慢”车的两倍,但没有超出老王这样的打工仔的承受范围。

  在春节出行高峰期中,从北京到平遥的单程标价约为28美元(约合183元人民币――本网注),行驶4小时。最慢、最便宜的火车要开15小时,票价为14美元(约合93元人民币――本网注)。

  午后不久,露露打开了她上车后的第三块巧克力点心,一种德国产的蛋形巧克力的糕点。老王需要补充糖分来自我调整,他又开了一瓶花生牛奶,并从他的帆布背包中拿出一塑料袋的松饼。他客气地让道:“吃一块吗?”

  出石家庄后不久,“和谐”号开始减速。橙色显示器上显示的速度在下降:297公里/小时,249公里/小时,218公里/小时,179公里/小时。这时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座座黄土覆盖的浅褐色山包。

  列车突然驶入隧道。电视上屏幕出现了宣传“核心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内容。老王斜倚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黑暗似乎没有尽头。我们短暂地看见了阳光,但很快再次跌入黑暗。这次,我调一下我的秒表。一分钟过去了,随后两分钟,接着三分钟。

  短暂的一道光后,我们再度回到地下,感觉黑暗没完没了。看着我的表,脑子里在重温我四年级数学课的内容。

  一列火车以每小时179公里的速度过隧道。列车过隧道耗时9分20秒。那么隧道有多长呢?

  我又重新查看了秒表。我脑子里计算了一下。如果列车的行驶速度确实为每小时179公里,那就是每小时111英里。这就表明这条隧道长17.29英里,这要比走110号和105号高速路从洛杉矶闹市到洛杉矶国际机场还要远。

  电视上正播放中国最近一次火箭发射的情况。露露和杨梅此时也睡着了。13号车厢内,似乎无人关注中国在太空或地下的壮举。

  在中国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令人兴奋不已的成就很快就会因下一个的出现而被人淡忘。是的,太行山隧道目前是中国最长的铁路隧道,但是它的这一地位要不了多久就将被刷新。随着20.28英里长的青海省新关角隧道以及17.54英里长的甘肃西秦岭隧道的开始使用,它很快就将落到第三位。

  当列车接近平遥时,我开始整理东西。老王也醒了。

  起身下车时,我提到那条隧道,“我们刚刚过的隧道真的很长,整整9分钟。”

  老王耸耸肩说:“真的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回家快多了。”(编译/郭明芳)

高铁(资料图片)